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生活 >

ARM中国 告别美国CEO

时间:2020-06-12 17:05    来源:未知    阅读:

反转还在继续,围绕ARM控制权之争,安谋科技()有限公司6月11日中午发表了一则声明,感觉这狗血剧情还在得继续,以下是声明内容:

1. 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向媒体发布的“Arm公司媒体声明稿”对安谋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先生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对吴雄昂先生及安谋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我司已委托律师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2. 安谋董事会有其确定的召集程序和议事规则,违反程序进行的董事会会议不具有合法性,其结论也不应获得支持。公司并未召开符合程序的董事会会议,也并未产生有效的导致人事变动的法律文件。

3. 安谋前雇员唐效麒 (Phil Tang) 因严重违规行为,已经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解职,他不再代表安谋履行任何职能。

4. 安谋的相关运营一切正常,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向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

本文原文内容如下,发表于2020-06-10 20:57:

2020,闹剧尤其多。6 月 10 日上午,又有一出“董事会罢免公司 CEO,公司不认”这样的戏码上演。

今天的主角是安谋科技(),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知识产权(IP)提供商 ARM 在建立的合资公司,全球 95% 手机和平板电脑均使用 ARM 架构的芯片,根据 IHS 的数据,ARM 架构的芯片占整个半导体市场销售额的 30%,是 Intel 的两倍。

这样“浓眉大眼”的一家公司,为啥也玩这出?

反复横跳,到底免职了没?

6 月 10 日上午,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消息,ARM 执行董事长兼 CEO 吴雄昂被免职,ARM 董事会已任命 Ken Phua(潘镇元)和 Phil Tang (潘镇元和唐效麒)为 ARM 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接替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澎湃新闻的报道显示,6 月 4 日,安谋召开了一次董事会,在这次董事会上吴雄昂被罢免了公司董事长和 CEO 的职务。但这次董事会吴雄昂本人并没有参加,随后,吴雄昂拒绝接受董事会的罢免决定。


吴雄昂

很快,事情迎来第一次反转。报道发酵后,安谋很快通过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安谋作为在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 CEO 职责。

6 月 10 日中午 11:30,ARM 也在官微发布同样的声明:

而到了下午又迎来了第二次反转,ARM 公司与厚朴投资联合发布媒体声明,称已经达成罢免 ARM 吴雄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声明原文如下:

作为安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安谋)的大股东,ARM 公司与厚朴投资最近共同在安谋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雄昂先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的最大利益。该决议于 2020 年 6 月 4 日举行的安谋董事会上达成,全程由位于上海的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进行。

基于举报人以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经过调查发现,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从多个渠道获得的证据表明,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经构成的利益冲突,以及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董事会认为,罢免吴雄昂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安谋董事会正在推进公司管理层的遴选工作,同时对于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担任过渡时期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充满信心。ARM 公司与厚朴投资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安谋的发展,致力于深耕市场、促进安谋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成功,确保 ARM IP 平台继续成为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最佳选择。

针对这份声明,截至目前 ARM 没有给出后续的回应。

根据 ARM 官方的介绍,吴雄昂为美国籍,拥有加州伯克利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Haas商学院MBA学位,以及Ann Arbor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MSEE)和电子工程学士学位(BSEE学位), 并持有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高管项目 (SEP) 的毕业证书。

吴 2004 年加入了 ARM,2007 年出任区销售副总裁,于 2009 年被擢升为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1 年初出任区总裁,2013 年 1 月升任为大区总裁,于 2014 年 1 月加入 ARM 全球执行委员会。


吴雄昂履历,来自 Linkedin

而接替工作的潘镇元为新加坡籍,同样是行业资深人士,同样是 ARM 老人,曾担任 ARM 全球技术策略与收购副总裁,是 ARM 生态系统加速器投资委员会成员。

其实仔细留意 ARM 最后的这份声明,会发现有很多值得留意的地方。

首先最显然的是强调了“美国公民”这个身份,显得非常突兀,作为全球公司,本无需如此强调国籍背景,但在这个敏感的时间节点此番操作,很难不让人联想。

另外,就是吴雄昂到底做了什么,导致了“举报人以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以及 ARM 为什么要称这样做“符合道德标准”呢?目前还不得而知。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 4 月,另一家英国半导体 IP 公司也爆发了类似的董事会戏剧,英国 Imagination 因为与中方资本的分歧,首席产品官与首席技术官先后辞职。

ARM ,真是一家公司吗?

2016 年,软银以 320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 ARM,当时是以借贷、抵押的方式进行,因此被视作一场豪赌。两年的 2018 年,软银又宣布,把 ARM 在的子公司 51% 的股权出售给投资者,作价 7.75 亿美元,买方是投资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丝绸之路基金(Silk Road fund)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在内的一批投资者。

实际上 ARM 早就在开展相关业务了,也有一些子公司。到 2018 年 4 月,ARM 的合资公司正式开始运营,主体就是安谋科技(),吴雄昂任执行董事长兼 CEO。

吴雄昂曾在公开场合表示:“ARM 已经是一家公司,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欢迎大家加入Arm。”不过,从股权结构图来看,股权结构图来看,最大的股东仍是 ARM LIMITED,而中方投资者的股权较为分散。


来自天眼查

实际上,ARM 这样的合资科技企业和的汽车合资颇为类似,东风日产、一汽丰田、广汽本田、一汽马自达等等都是中方占股 51%,这是为了符合相关规定。

而与 ARM 总部联合发布声明的厚朴投资,其背景如何也同样值得关注。

官方资料显示,厚朴基金是由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合伙人方风雷创立的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管理着 25 亿美元的资产,高盛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 Ltd.)为该基金提供支持。

厚朴与 ARM 渊源颇深。科技部网站资料,2017 年 1 月,由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业集团、厚朴与ARM共同发起设立的厚朴-ARM创新基金(简称“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正式成立启动。由 ARM 及厚朴投资共同负责管理,落户深圳。

同年 5 月,ARM 与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计划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目标是把合资公司建设成为国内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电路核心知识产权(IP)开发与服务平台,也就是安谋科技()。

厚朴不仅仅是投资者,也负责与 ARM 共同管理其在的合资投资基金,对于 ARM 有着重要的话语权。

由于 ARM 在半导体行业中的重要地位,不少人对于 ARM 合资公司的前景相当期待。2018 年,就曾传出,ARM 有希望走独角兽的绿色通道,在 A 股光速上市,就像曾经的富士康那样。

作为全球电子产业最活跃的市场之一,对于 ARM 来说是重要的存在,大概能占据 ARM 营收的 1/5。中方希望通过引进 ARM 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而 ARM 也希望通过设立合资公司更好地在开展业务,双方各取所需。合资公司成立时,孙正义曾经通过远程的方式送来祝福:“通过这家合资公司,我们希望培养出一批新一代的工程师,以合资公司为平台,创造新的技术,并能向全球市场输出。”

安谋科技成立之前,ARM 在开展的业务还比较有限。eefocus 报道提到,ARM 在现在(2018 年成立合资公司前)只是一个销售与技术支持的办事处。

在合资公司成立后,根据 ARM 的合资协议,ARM 除接手所有 IP 销售业务之外,也将从事芯片知识产权的开发与技术支援。天眼查数据显示,安谋名下有 215 项专利,而 ARM LIMITED 超过 3000 项,2020 年 4 月 9 日,ARM 研发的 AI 处理器单元“周易”AIPU 亮相:

尽管和在 ARM 营收中的比重相比,这家合资公司的声量还比较小。但备考 ARM 总部,以及国家相关政策的带动,它确实是一家收到行业关注,且有一定研发实力的公司。 

而显然,此次的闹剧,ARM 与董事会产生了分歧,无论这个分歧是商业上的,还是政治上的。

敏感时期,ARM 何去何从

与当当、比特大陆这样的闹剧不同的是,ARM 这家公司,由于其技术的特殊性,正处在一个敏感的地带。众所周知,由于中美关系的恶化,美国正在对科技企业进行一些封锁措施,台积电是一个前例,而 ARM 也处在漩涡之中。

还是拿华为举例。对于华为海思这样的企业来说,台积电是它的下游,那么 ARM 就是上游,麒麟芯片的 CPU 与 GPU采用的是 ARM 公版架构,几乎没有可替代性。

去年,实体清单事件发酵期间,就曾有 ARM 断供华为的消息传出。ARM 9 月份接受虎嗅采访时回应称,ARM 在一场举行于深圳的媒体沟通会上确认,ARM 与华为之间的合作将继续下去,无论是当前的 V8 架构,还是后续架构,在合规的情况下,都是可以向包括华为在内的客户继续授权的。

但随着美国制裁手段的升级,半年多后的今年,形势已经有所变化。华为获得了 ARM V8 的永久授权,而 ARM 去年也确认了 V9 架构海思继续可用,这是符合程序正义的,并且指令集的技术主要来自英国本部。

指令集问题或许不存在,但是架构问题仍难以保障。ARM A 系列公版 CPU、GPU 的研发团队主要位于美国奥斯汀,A76 之后的几代都是来自这个团队,也因此,ARM 正处在一个政策的夹缝中,而 ARM ,在一个更尴尬的位置。

考虑到“备胎计划”盛行的现在,ARM 在的业务前景也蒙上了一层阴霾,另一个开源指令集架构 RISC-V 正虎视眈眈呢。

ARM 此次风波背后的真实原因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在这样的敏感背景下,ARM 未来要面对的问题缘不之于今天。

(注: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告知,邮件2790325351@qq.com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标签: 美国 CEO 中国 ARM

最新文章

·高通证实已获得对华为供货4G芯片许可:

·iPhone 12换机微信迁移太慢遭吐槽 网友

·乐高发布史上最大套装“罗马斗兽场”:

·真香!拼多多百亿补贴 iPhone 12 mini

·DXO预告iPhone 12 Pro Max摄像头评测:

·网飞续订《太空军》第二季

·拼多多股价大涨近13% 市值超1800亿美元

·300万宾利加错95号汽油 车主怒扇加油员

热点文章

·2016年《我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我国联通推出国际及港澳台包天流量套餐

·299元4G全网通 小米随身路由紫米MF855

·Moto360和Ticwatch对比评测

·小牛N1电动车入手开箱细节图组

·公牛小白插线板与小米插线板对比评测

·千元指纹手机 纽曼CM810|纽曼纽扣手机

·华为荣耀7i手机详细评测:自拍神器可翻